紫光学大(000526.CN)

金鑫回归成紫光学大实控人 学大教育掉队多年扭转不易

时间:20-07-24 15:07    来源:新浪

(学大教育马家堡学习中心 于玉金/摄)(学大教育马家堡学习中心 于玉金/摄)

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兜兜转转,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终于成了紫光学大(000526)(000526.SZ)的实际控制人。紫光学大7月21日晚间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对象为包括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金鑫控制的天津晋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晋丰文化”)在内的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1亿元,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金鑫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从今年6月中旬至今,紫光学大的股价已经翻倍,在宣布预案后,7月22日,紫光学大“利好出尽”后跌停,近两日股价仍在波动中,截至7月24日上午收盘,股价报79.8元/股,下跌3.82%。

将要掌舵紫光学大的金鑫也在业务上进行布局。不过世殊时异,尽管只是4年时间的“缺位”,却令本就掉队的学大教育与队友之间的距离进一步拉大,与此同时,在线教育后来者们也在拼命争夺市场份额,这些都将让人不得不思考紫光学大未来的成长能力。

创始人金鑫成实控人

作为首个中概股借壳回A的教育企业,学大教育在2016年5月被紫光学大以全现金收购,此后金鑫在上市公司紫光学大逐渐淡出,学大教育曾作为包袱接连被紫光学大放在“取舍”的天平上,但金鑫对于紫光学大的控制权争取在2019年底开始显现,2019年底起金鑫与银润控股大股东廖春荣,通过天津安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安特”)和浙江台州椰林湾投资策划有限公司(下称“椰林湾”)增持紫光学大股份。

根据紫光学大公告,金鑫控制的天津安特和椰林湾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3.94%的股份,为紫光学大第一大股东。公司目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根据晋丰文化与紫光学大签署的协议,晋丰文化认购的股票数量为不低于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最终发行数量的10%-45%。按照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数量上限 28858532 股测算,则本次发行完成后,金鑫通过晋丰文化、天津安特、椰林湾分别间接持有紫光学大2.31%-10.38%、8.47%及9.95%的股份,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0.73%-28.80%的股份。

截至最新披露,紫光学大的第一大股东为西藏紫光卓远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紫光卓远”),持有其15.59%的股份。同时,紫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紫光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紫光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02%、5.15%,“紫光系”合计持股比例23.76%,定增完成后,持股比例将被稀释。

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金鑫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同时本次发行将导致紫光学大控制权发生变化。

值得关注的是,金鑫将要变为紫光学大实控人的同时,也将承担起紫光学大大笔的欠款,本次定增的3.3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偿还股东紫光卓远借款。根据紫光学大年报,通过多次提前偿还紫光卓远借款后,截至2020年4月17日,剩余借款本金金额为15.45亿元。

紫光学大方面表示,“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从97.47%下降至72.72%,流动比率从0.42 提升至0.70,偿债能力将有较大改善,资产负债结构得以优化,抗风险能力得到提升;与此同时,可降低公司利息费用,提升净利润水平。 ”

学大教育曾多次被弃

金鑫如今所接手的这笔巨额欠款,也曾令学大教育数次被放在“取舍”的天平上。

紫光学大背后是强大的“紫光系”,原为紫光集团收购的2015年收购的“壳公司”银润投资;紫光集团买了“壳公司”的用途也在当年7月披露,宣布收购学大教育,而2015年亏损1356.61万元的银润投资将以23亿元收购学大教育,被指“蛇吞象”。

2001年,学大教育以网上家教平台起家,于2004年转型线下并创立了一对一培训模式。在新东方成功赴美上市后,资本涌入教育行业,学大教育作为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也于2007年获得鼎辉创投融资后快速扩张,并于2010年11月赴美上市,1.28亿美元的IPO融资额曾创教育领域最高纪录。然而在美上市仅5年,学大教育就急于私有化回A股。在私有化前的2015年7月24日,收盘价为3.1美元,而上市5年后,股价缩水八成。

对学大教育的收购,银润投资分为两步走,第一步为,银润投资出资3.7亿美元对学大教育进行私有化;第二部为,抛出55亿元定增方案,其中约23亿元用于收购学大教育,为完成收购,银润投资将在境外设立全资子公司,以现金方式吸收合并收购学大教育,剩余资金投向设立国家教育学校投资服务公司及在线教育平台建设。2016年6月,学大教育并表后,银润投资更名为“紫光学大”。

本在2015年就亏损的紫光学大,因支付收购的相关中介机构费用计提了借款利息,及教育主业并表的下半年为业务淡季的原因,2016年再度亏损9868.32万元。

连亏两年后, 紫光学大“保壳”压力骤升。而更为“要命”的是,定增方案也途中生变。

在收购学大教育时,紫光学大曾向控股股东紫光卓远借款23.5亿元,期限12个月,贷款利率4.35%/年。并打算通过定增方案进行偿还,但本就一波三折的定增计划,还是在2016年12月流产。

此后,为偿还此前收购学大教育时产生的债务,紫光学大曾多次出售学大教育及相关资产清壳,引入其他资产却最终以失败告终。

金鑫能否涅槃重生

金鑫即将成为实控人的同时,也在业务上重整旗鼓。在11亿元的定增资金中,其中3.7亿元用于教学网点建设项目、3亿元用于教学网点改造优化项目、1亿元用于OMO在线教育平台建设项目。

曾几何时,学大教育曾与新东方、好未来并称为教育三巨头,然而从业绩上看,新东方、好未来快速发展,稳坐教育双巨头的位置,学大教育早就难以匹敌,与此同时,在线教育发展风起云涌,拼杀出诸多实力派公司。

据紫光学大披露,OMO在线教育平台建设项目计划对原有在线系统重构和新功能开发,通过升级搭建在线业务平台、CRM 平台、教师教学系统,学生上课系统,在线营销系统、监课系统等业务模块,打造“教育互联网+”形势下的 OMO 在线教育平台,整合线上、线下资源,实现线上线下业务的协同发展,预计总投资金额为2.30亿元 。

不过,新东方旗下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早于2019年3月登陆港交所,学而思旗下在线教育平台学而思网校也在近两年发展突飞猛进,跟谁学与有道也早于2019年先后赴美上市。

与学大教育最擅长的1对1课程不同,目前各公司都在直播大班课上下功夫。学而思网校相关负责人7月1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大班课拥有在线教育中最好的盈利模式和财务模型,相较于前几年流行的1对1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大班课规模化盈利能力更好。

紫光学大7月14日晚间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00万元-5400万元,同比下降42.68%-61.79%。

“2020年上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部分线下教育培训业务长时间处于停滞状态,公司积极应对,将部分存量线下课程转为线上教学模式来降低疫情对存量业务的不利影响;截至目前,公司线下教育培训业务已陆续开展,二季度经营较一季度有所好转。但公司运营成本相对刚性,导致公司2020年度上半年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对于业绩下滑,紫光学大表示。

《华夏时报》记者从学大教育马家堡学习中心老师处了解到,目前北京学习中心正在进行线下复工准备工作,下周或8月初线下门店将陆续营业,目前,学大教育正在进行暑假促销。

“课程单价相同,购买3万元的课程能打9.2折,5万元以上的课程能打8.7折,7月(暑假)比较特殊能申请特殊的折扣价格,比如3万元的课程能申请8.7折,8月还会涨价,线上和线下的课程基本相同。”一位马家堡学习中心老师告诉记者。

就对线上教育平台未来的长期规划、剩余借款处理有怎样的计划等问题,记者采访紫光学大董秘,对方表示,有关内容参考公开披露的《2020年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等相关公告,未作出明确回复。